TINYDUST

无敌CD转不好,我给战骑续一秒

补一张翅膀 

Keep your blade sharp and your shield strong.

其实我根本不会截图但儿子长得好看啊

黑白骑骨科的话也很好啊,年下,想活成圣骑哥哥那样子的DK弟弟努力隐藏黑暗面的样子也很好吃啊
【我哥就是死了只剩一副盔甲那上面也留着他的圣光】←这样的无脑兄控
以及清白懵懂又温柔的哥哥
明天醒了删吧半夜脑子拧了

【FF14/拂晓中心/于桑】《It's so easy》Chapter3

鉴于这个令人惭愧的更新频率我还是做一下传送门……

Chapter1

Chapter2


Chapter3


桑克瑞德想了好一会儿他到底应该就在石之家里头等,还是到外面的第七天堂去坐着喝一杯,然而下一个念头又否决了后一个提议,因为凭他对于里昂热的了解,那个学弟可是位绝对能当场以白日饮酒的不妥之处为主题当场作一篇综述的神奇人物。虽说无酒精饮料也不是不可以,但坐在吧台喝香草茶的话总觉得有点不是滋味,搞不好还会收到来自各个种族和性别的异样目光。

然而于里昂热来得很快,他推开第七天堂的门时,桑克瑞德都还没想好要点什么喝的;这么说也不太准确,应该说是桑克瑞德甚至没来得及坐下,还保...

继续那个歪得回不来的论坛体

【主题:憋不住了吐个槽,宿敌好像去了个非常微妙的新单位培训,我们还能好好当宿敌吗?!】

51~100L,待续

一个论坛体。今天也在和 @泊烟的奇妙糖罐子。 搞事。

【主题:憋不住了吐个槽,宿敌好像去了个非常微妙的新单位培训,我们还能好好当宿敌吗?!】

不会排版贴图片了!写着玩儿50楼一更咯不务正业看看能不能日更

【FF14/战骑】《Cross Road》27+28(完结)

[27]

暗骑从田园郡走出来的时候,后记门外一点风都没有,好像连空气都停滞了,唯一在流动的只有覆在他周身肉眼可见厚重的暗黑之力。
原本这附近常见的鸟兽虫蛇,甚至瞎转悠的魔导先锋也全都不见踪影。先前他走的时候从鸟棚里牵了骑士的陆行鸟出来,和从前他那只一模一样连毛色都一点没变——这没什么意外的,既然他不会给陆行鸟喂果子染色,那和他是同一人的骑士自然也不会。
暗骑吹响鸟笛,叫出陆行鸟坐上去继续往东边飞了。他依稀回想起一些关于鸟棚的事情,从前的时候似乎只有白魔热衷于喂鸟,而又往往因为不能成功染出想要的颜色而十分沮丧,学者看不下去,抱着书本纸笔闷头算了一宿,第二天顶着黑眼圈塞给她一份清清楚楚地写着每种颜...

发一小口糖

DK问骑士,现在不能共享的其他职业的技能里,你最想要哪个?
战士插嘴,废话,当然是AOE咯!
骑士看他一眼就笑了说,不,其实是光阴神。

【FF14】献给伟大的母亲

母亲节,除了被使唤,四处奔波,根本不会快乐,但还是要发个段子糖当定额交了!节日快乐!
————————

值早班的信使莫古力把一个礼盒放在了院子门口。
头天晚上出神秘任务的忍者捡到了它,点开物品简介,上面写着:献给伟大的母亲。
“骑士!骑士!”忍者抱着盒子往厨房蹦。
出来接他的龙骑看到了,摸着下巴:“做饭的就是妈么……”他刚想跟去看看盒子里放的是什么东西,脚还没抬起来,就看见忍者一手举着戳了个冰淇淋球的叉子一手抱着头窜了出来,背后跟着抄着个长柄勺暴跳如雷要打人的战士:“你说谁是你妈!你说谁是你妈!”
龙骑赶紧跳过去救人,虽然感觉好像踢到了什么东西,但情况紧急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迦楼罗在半空飞得好好的,莫名...

【FF14/战骑】《Cross Road》本宣+印调!


占TAG抱歉,谢谢所有的小天使总之这个本宣终于出来了!

因为有印量调查所以拜托走微博吧 →点我点我

因为弥撒做的宣图太太太好看了所以这边也放一份!

————————

·STAFF·

文作-锱尘

封插&贴纸-八瓦灯

排版-Messiah

GUEST-Fermium 第十三号废柴

————————

首发北京GAGO只要我活着就不会跪摊的!

CR写一年多了也没几个字谢谢你们喜欢他们!!嚎啕.gif

请点上面的微博链接拜托了!

一个关于取名的测试[大概是战骑]

写在测试之前:
真的不想取名,觉得很没意思,所以这只是一个为了CR完结之后我还能拿他们几个来玩各种AU【啥?!】的没有任何别的意义的尝试……
关于名字的由来是各自技能的英文名字。
骑士名字是从圣光幕帘divine veil里取的Divine
战士名字是从原初直觉raw intuition里取的Raw
暗骑名字是深恶痛绝的Girt
反正音译过来当人名没毛病就随便试试看啦【摊手】

————————
[战士>>跟我去排尘封秘岩吧!!]
迪凡恩收到这条私聊的时候刚从椅子上站起来。发消息的人是他固定队的战士,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大中午就开始喊他打战场。
说实话,迪凡恩作为一个骑士玩家对战场兴趣并不大,虽然用格...

快乐搞事◝(⑅•ᴗ•⑅)◜..°♡

【FF14职业向】三个城管

又双叒叕和 @泊烟的奇妙糖罐子。  一起快乐搞事了!


……是的你没看错,龙战骑城管组


1.

龙骑,战士和骑士去伊修加德出差。

这三个都是城管,分别来自格里达尼亚鬼哭队,利姆萨·罗敏萨黄衫队和乌尔达哈银胄团,其他的都忽略不计,勉强算得上是同事了。


2.

伊修加德离他们仨的单位都非常远,办完事当天赶不回去那种,所以只能外宿,并希望能拿到旅馆的单据回去报销。


3.

骑士一打听,这个城里住宿的地方叫九霄云舍,从叫做忘忧骑士亭的酒馆进去,当即就眉头一皱。

战士手一挥:这有啥,刚好去喝一杯。

至于龙骑则是个一杯倒,他们摸到忘忧...


@灯等灯等灯 聊到的新校服垃圾梗

战士:我们要做露得最多的坦克!
骑士:做绝对要把脸露出来的坦克。
暗骑:……【整个头都被蒙住了说不出话来】

一个战骑cp脑看到4.0新校服炸出来的段子


骑士换了新校服,依旧是雪白雪白的,像个沾不上半点泥星子的瓷娃娃。
他还在整理肩上的披风搭扣时,上半身什么也没穿的战士走了进来,门被他踢得弹到墙上发出巨大的一声响——多半是因为抱着旧校服腾不出手的缘故,只能拿脚开门了。
骑士看着扑簌簌往下掉的墙灰,强忍着没叹气。“你的衣服……?”他瞟了战士一眼,从露得无比自信的腹肌到肩上的疤,除了大白天本该好好穿着衣服之外真的挑不出半点毛病。
“还没拿到呢!”战士说着就把自己的旧校服往骑士床上扔,骑士还没来得及拦他,这人唰唰两下,手里就又多了两条红布。
“过来过来。”他对骑士招了招手,然而那边还站在房间正中看着被他硬撕了两条下来的旧校服发愣,只好甩了个死斗过去拉着链条...

五岁啦!!!

【FF14|于里昂热/桑克瑞德】目害又鸟扌巴搞事段子——蛋蛋的忧伤

擦擦是天使……于哥年纪轻轻却在会哄孩子和切黑之间切换自如,桑哥果然还是哄女孩上手对付孩子手忙脚乱可爱极了hhh为了做彩蛋任务还动用技能也太过分,你们这么折腾拂晓高层知道吗???最后狗粮闪瞎,人家拉拉肥还小你们别这样2333超甜超暖的!好吃!谢谢擦擦!

长眠舱:

*因为最近很忙,很遗憾没能赶上生日 @TINYDUST 迟到的礼物,祝新一年万事顺利,糖多粮足。


*猎蛋节主题。



【1】


沙之家最近来了一位新客人。


“这孩子约摸才度过五个冬天,出生于第七灵灾前后,是个会有作为的孩子……但沙之家不是他该来的地方...

超级无敌可爱——————哇啊啊啊啊是13的暴击深仁厚泽!!!【等一下  超感谢抱紧,新一岁也一起磨炼圣剑吧!!【喂

第十三号废柴:

 @TINYDUST  太太生日快乐wwww~

一块无题的蛋糕(ff14/战骑战)

这个太可爱了是我收到最早的生贺了!超级可爱……你这小学者的书里可能每一页都是表情包23333战爹可爱极了我也想要这样的战爹啊【等】最后掉水晶标准结局!可爱!我好词穷啊我怎么只会说可爱……吃下这块粮!开心!超级感谢!

山河永寂:

【生贺】
【笛子太太破壳日快乐!】
【小仙女才是本体>闷声发大财的学者推了一下黑框眼镜××××】


最近,骑士身后多个小学者。


未满级的新鲜小学者,还能看见头上的豆芽晃来晃去的那种。


本来嘛,捡豆芽这种事再平常不过,骑士捡来的豆芽开始热情得有些粘人一一不如说自从骑士带着她秒排了两次主线本之...

【战国无双真田丸/昌胜】随手摸个段子

真田昌幸/武田胜赖,不知道这对cp名是什么先随便掰一个

——————

“胜赖大人……再也见不到了。想到这里就觉得好寂寞啊,兄长。”

真田家的小儿子拉了拉哥哥的手。真田信之把弟弟已经磨出薄薄茧皮的手指裹在手心里,用他向来柔缓的声音说:“是呢……但最寂寞的,应该是父亲大人吧。”

幸村睁大眼睛。“啊……我都没有想到。必须得为父亲做点什么才行!”

信之看着跑远的幸村,拾起步子跟上去——他的弟弟就是这样,无时无刻不想着为其他人做些凭自己的努力能做到的事。

然后他跟着幸村找到了父亲。真田昌幸站在地藏菩萨像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前阵子一连串的变故在这个男人身上似乎并没有留下太多痕迹,又或许是一直以...

【FF14/战骑】《Cross Road》[26]

[26]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战士此刻还因为黑魔的咒语毫无意识地沉睡着,对发生了的一切一无所知。

暗骑不清楚他们还剩几颗石头没有去跪的——这很有可能是在寻求十二神的见证途中能发生的最糟糕的事,毕竟他自己没能走到那里,也就无从断言。被他抓着肩膀的骑士却也没有醒转,反而更令人焦心地睁着灰蒙蒙的眼睛沉默下来。

一个可能性闪现在暗骑脑海里。说是闪现可能也不太准确,更像是某个存放在角落从来没得到应有注意的存在,被突然卷起的风吹去了积灰从而显露出来;可能他曾经考虑过这个可能,但最终不愿接受。

那个可能性是,他来到这里并不是为了纠正什么偏差——古代魔法也好,或者只是单纯是海德林的玩笑——他出现在这里本...

补TOS听台词用存档

Maybe we weren't meant for paradise.Maybe we were meant to fight through,struggle,crawl our way up,scratch for every inch of the way.Maybe we can't stroll to the music of lute,we must march to the sound of drums.

【FF15/赞美英配】一点点GladioDLC里有意思的英配台词

DLC的英配台词写得又燃又美……就是和跟日配走的字幕已经完全偏离,没英文字幕就很苦……我脑子不好使稍微记一笔多半有误,很多有意思的记不全,之后要是重打再补充,也没有排版,随便看看自娱自乐吧……


坐在营地吃杯面聊天的部分,Cor对杯面的评价:It's more than just soup.

←到底对杯面有什么误解啊!


Cor提到壮壮爹没有来参加过试炼的理由:王之盾要是不在王身边他妈的算啥王之盾啊!

Cor:所以你呢,要leave your majesty alone吗?

壮壮:老爹做了他认为对的事,所以现在I'll do mine....


悖悖论:

身体老是不太好

生活就什么乐趣也没有了

我想了两天觉得隔了三个月出来就发刀确实是对不住大家但基本还是按照大纲前进并没有别的办法……
于是CR相关的有想看谁的甜饼或者想聊的设定之类的可以在这条下面评论?
到时点个数看看谁比较多就发个谁的糖吧2333

【FF14/战骑】《Cross Road》[25]

主线继续!

[25]

暗骑又一次从脑后传来的熟悉刺痛里醒过来。他的眼睛发酸,嘴里是干燥的苦味,不同的是这次没有任何人在他面前唤醒他或是握住他的胳膊。
他在空气凝滞的地下室里挣扎着挪动手脚爬起来,扯开衣物把自己泡进蒸腾着热气的浴池里。热水很快抚慰了酸痛的关节,连一阵阵抽紧似的头痛也跟着缓和了些。
就连暗骑自己也觉得奇怪;事实上自从他来到这个世界后就鲜少梦见从前的伙伴——除去他背着谁走得艰难的那段反复重放之外——然而自从不久前梦到了一回,之后却时常在梦境里见到了。
“该不会是我快要去海德林那里见他们了吧……”暗骑像是要把肺挤干似的长长地呼气,“可这边还毫无头绪。”
说不定真的只能试试之前召唤所说的“干...

【FF14】《Cross Road》番外·新年贺·下

还是过年那趟没开完的逆行坦克车,从星芒节开到女儿节总算是到站了……
上篇请戳我主页归档里一月份最后一篇!

【警告】:战骑前提下的骑战H,介意的话慎点……
鉴于我炖肉总是炖得很清水,应该不会被拦,万一那什么了再说吧……
放飞自我开心就好。
——————

(下)

战士暴露出的后背上有纵横的疤,大都已经是愈合过后随着时间变淡变浅了的样子,多半是从前还不知道要保护后背的日子留下来的印记。

而把后背露给人意味着什么,任何一个拿着那块红色灵魂水晶领悟过原初的直觉的人都再清楚不过了。他是做好了接受任何一种触碰的准备,却没想到是从那一处开始的。

起先是温热的气息拂在尾椎的附近。战士敢说他听见了骑士抿嘴吞咽的...

【FF14/拂晓中心/于桑】《It's so easy》Chapter2

已经不会写文了的短更,作者离校园生活已经很远如果有bug纯属胡掰


Chapter2

“诶?你说要当助教?”敏菲利亚睁大了眼睛,桑克瑞德来找她的时候她完全没想到是这件事,还以为对方又是日常父性发作要来操心些有的没的。

对面的人明显就很局促,这倒是挺少见,只不过聪慧如敏菲利亚很快就反应过来其中缘由。

大概还是他们这个小组刚搬到黄昏湾不久的时候,因为疏忽的原因被对家学校某个做差不多项目——后来发现好像差很多——的小组的某人,好像是叫做拉哈布雷亚的,把研究进展给看了去,还搞了一把破坏。

虽说大家都说这事不该桑克瑞德来背锅,但他还是主动提出并且坚持要接受扣学分的处分……于是现在多半是打算要...

恋人节活动的迷之战骑,没毛病,我要打tag了
顺便一说,三种占卜结果都是黑卡哦
最后特别鸣谢光哥

今日厚颜无耻的产出

1 2 3 4 5 ————
©TINYDU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