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NYDUST

可以说是非常的懒了

因为意外,获得了25斤土豆,足足三分之一个我…………
接下来可能要开始打卡到底能用土豆做出些啥,给大家表演一个没有室友心痛得无法呼吸.jpg
今天的1/1是芝士包心的土豆丸子还没下锅炸就已经包到困打算塞冰箱直接睡了Zzzzz

【FF14/于桑】《It's so easy》Chapter4

@壳居绿毛擦擦他 的迟到了两天的生贺【土下座

Chapter4

桑克瑞德从没设想过他可能会戒酒;好吧,或许他想过,等到他已经不再是个只要一杯水一片布洛芬就能顶着宿醉上蹦下跳的年轻人的时候,等到或许他睡过头一次搞不好会错过什么了不得的大事的时候,或许吧。
谁知道将来哪天他成了个中年人的时候会怎样呢,至少他现在没有那种烦恼。
但这并不代表他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坐在酒吧吧台前喝香草茶,还是和一个男人一起,准确地说是他的学弟,半个幼驯染,比他小三岁,从来没有哪一次好好喊过他一声学长。
“桑克瑞德。”
瞧瞧,真的一次都没有。桑克瑞德几乎可以说是沮丧了——敏菲利亚办公室的空调吹得他头皮发麻,迫切地想要点什么喝...

[仙五/五前]【幽凡/溟承】《花发故年枝》拾陆

有生之年的更新!
【拾陆】

姜云凡回想他过去并不短的人生,才发现很多事一直都由不得他去选择。
在狂风寨的时候有当家的老爹,有小尾巴方采薇,缠得他团团转;后来遇到了雨柔,下山之后又硬是被那什么上官家扣了个小魔头的帽子,一样不是他自己选的。再后来又遇到了那么多人,遇到血手毒影,小蛮,遇到龙幽,遇到镜花姑那三个怪人,遇到皇甫家欧阳家,遇到师父……遇到爹。
姜云凡并不经常去回想起逆天阵的时候,但那时的每个细节他又记得分毫不差。他原本以为那终于是一个他自己做的决定了,可雨柔推开了他——血玉的碎片太小了,那细微的光点填不满他空荡荡的怀抱。
后来那些在蜀山看来了不得的事情反而变得很模糊。他想他可能是做蜀山弟子做得...

【FF14/战骑】《Cross Road》通贩地址终于掉落了

请戳微博

↑地址在这里!

以及我拿来拍实物的这本就刚好是瑕疵本,如果不幸万一买到了瑕疵本请一定联系我来解决这个bug23333333333卡着印调印的数量所以万一不幸的话大概要去补印了

一直以来谢谢大家!翻完之后不介意的话也请给我repo吧!(*´▽`*)❤

怎么会有这样兼具下垂眼和英气的男孩子我特么现在就想知道和凌统求婚要去哪里排队!!

昨天睡前十连抽出来了,人生已经没有任何遗憾了……

他们那么好!!!

私心打个cp tag吧

【MHA/切爆】真的男子汉打AVG从不存读档

突然倒垃圾的患者.jpg

一发完,脑子不好所以如有bug请启动选择性失明滤镜【啥

OOC全是我的锅!

投喂给卖这份好吃安利给我的天使 @灯等灯等灯  


1.

爆豪胜己get了一款新的AVG游戏。

虽说是新款,但却没有商品编号也没有分级,只有用令人震惊的硕大字号在盒子上写着——对,写着,用油性笔——“青春!热血!恋爱的硝烟味你闻到了吗!”这样的标题字样。

下面还有一行被划掉的小字:封面图不要问,画手窗了。


2.

这样一盒神秘游戏碟的入手地点是在爆豪胜己的鞋柜里,附在一起的还有一张写着“请您试玩”的纸条,就压在他鞋子下面。

爆豪...

【FF14/战骑】《深入探究闪光技能滚出防御职业通用的真实原因》(中)

回家了,该补车了,前面在这里 (上) 

感觉到目前为止还不会被交警gank应该可以直接发吧


(中)


可能他一声不出的时间有点太长,以至于骑士在最初黑暗的安逸过后,显而易见地因为无法从声音判断他的位置而开始坐立难安了。

“……你还在吗?”骑士转过头找他。这个方向大概出于先前战士绕着他走时停下的最后一声足音,而在那之后也没有任何脚步声或是衣物的摩擦声指向有人离开的迹象。

战士低低地嗯了一声。他的确停在那个方位,就在身后偏右一些,正好能在骑士回过头的时候仓促俯身堵上因为喊着他的名字而分开的嘴唇。

他能分明地觉出这个人的退缩,大概是失去视野无法掌控局面的本能反应...

今天的固定队也很安定2

因为GAGO要去北京

机工:骑士去北京了又没人开荒O3S了
战士:三条腿的人不好找,两条腿的骑士还不好找吗

过了一会儿……
战士:不是!这是我控制不住我手打出来的!不是!
我:无耻.jpg

【FF14】《择邻需谨慎》(1-4)

龙战+黑白骨科
依然瓶颈甚至写不出好玩段子,混更吧

【一】
龙骑这天醒的时候感觉很不对劲。
他承认的确是前一天喝多了——但这会儿疼的又不只是头而已,还有种类似于打空技力的酸痛从腰背直蔓延到腿,如果不是发现随手摸到的裤子穿不进去,大概会以为自己喝高了跑去打了一夜的桩。
是一条……坦克裤子。龙骑看着阻止自己穿上下装的职业限定,心情复杂地回头瞥了一眼。
他认识将近二十年的发小四仰八叉地躺在被他自己睡皱的那块床单边上,半张着嘴睡得很是酣沉,怎么看怎么让人来气。
龙骑没有二话,伸长腿就是一脚,还了无辜的床一个清净。他踹完了就抄着手等,没等太久就看到战士顶着鸡窝从床的另一边冒出头来。
“靠,你干嘛啊?!”
龙骑掏了掏被...

【FF14】《震惊!剑术师行会传奇女会长竟然是CP厨!》一发完

梗来自这里

涉及到一毛钱骑士4.0职业剧情,基本谈不上剧透

瓶颈期完全写不出任何有趣的故事,用这个大概会被密拉会长打爆脑壳的东西混更吧_(:з」∠)_

我是不是之前说下个坑写龙战来着

警告:一点都不有趣

——————————————


骑士有一阵子没去乌尔达哈了。

银胄团的杰林斯姑且不论,剑术师行会那边的密拉更是许久未见——他是在银胄团学习的自由骑士但终归是个冒险者,不是银胄团编制内的骑士也不是在斗技场扬名的斗士;冒险者四海为家或者自寻去处,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但说是如此,即便称谓上如何如何自由了,有些事情轮到头上了自然不得不去做——这也是他久违地见到剑术会长密拉的原因:...

今天的固定队也很安定

4.05骑士圣灵砍了,我:我的冰花啊!

战士:还放冰花 你以为你是魔法师吗

我魔法剑士今天就要用天打雷劈剑戳爆你的头

大家好我是灯太太的小粉丝,今天来转发这个天使并且给她打call

灯等灯等灯:

这边也讲一下欢迎约头像或者各类委托 黑白30彩色50 委托价钱可以商量q版啊立绘啊或者别的什么也都可以!

我收到你们想看黑白骑的心意了!!
但我五分钟前决定下一个坑挖龙战【手动滑稽.jpg】

无法用语言形容CR完结之后我心情有多寂寞!好想继续写那几个崽子的故事但………………马上要送排版了,可能是时候该让他们去休息了…………

所以大概是时候考虑下个坑该往哪里挖了

翻了翻最近和从前记过的想法大概有:

为什么老是战骑,年下,叔受,具体没想好,写个没主线不费脑的谈恋爱的故事吧

怎么还是战骑,4.0中年危机梗,老夫老妻也该搞一下家庭内部矛盾了吧,大概是一贯的相声了

终于不是战骑了黑白骑骨科,清白温柔的哥哥和一身黑泥演技派的弟弟,之前没写过这个类型,偶尔尝试下黑一点的BE路线?

终于不是坦克了龙侍,万花丛中过和听不懂人话,应该也是相声段子

⑤取个名字搞AU,写成网游文,之...

【FF14/战骑】《深入探究闪光技能滚出防御职业通用的真实原因》(上)

注意:4.0背景,不过没有剧透,可以安心食用

骑士最近好像眼睛疼。
只要稍微多留点神就会注意到,除了时不时就要紧皱着眉头用力眨眼,见光转头吹风掉泪之外,几乎只要是能闭着眼睛的时候,他都不怎么睁眼看人了。
平时这样倒是没所谓,但有些时候就危险了。
“哎哎!你上哪儿去啊!”战士第三次把朝着圆台边缘走的骑士拽了回来,“别想不开啊,美神不是挺好看的么?”
骑士把头朝他这边转过来的时候已经淌了满脸的水:“……特效太亮了。”
战士想了想好像的确是这样,看着骑士这一脸惨不忍睹又一手剑一手盾腾不出空来擦,只好把斧头换成单手拎着,空出一只手来帮他擦了把脸。
骑士小声道了谢,看见战士头顶冒出了蓝色标记,就费力地眨着眼睛转到...

有生之年一定要玩一下战士职业任务的垃圾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神他妈自带心上人滤镜五毛特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FF14/龙侍】《我这根命运的红绳你牵是不牵》相声一发完

FINAL FANTASY XIV  

龙骑/侍

仅供娱乐,婉拒较真,支持艾欧泽亚相声事业从我做起


1.

龙骑对侍的第一印象挺不错的。

事实上,很少有人对侍的第一印象是不好的,毕竟拿着把谁也没见过的武士刀又穿着宽袍大袖的服装,从头到脚看起来都是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

龙骑心想,没想到啊没想到,我们近战还有穿成这样的?

这个印象大概维持到他秉持着和队友搞好关系的道德义务去和侍搭话为止,准确地说是到他把手搭上不知道坐在地上发什么呆的侍的肩上为止——然后下一个有意识的瞬间,龙骑发现自己不知怎么一个翻滚,已经被拧着胳膊结结实实摔在地上了。

好家伙...

补一张翅膀 

Keep your blade sharp and your shield strong.

其实我根本不会截图但儿子长得好看啊

黑白骑骨科的话也很好啊,年下,想活成圣骑哥哥那样子的DK弟弟努力隐藏黑暗面的样子也很好吃啊
【我哥就是死了只剩一副盔甲那上面也留着他的圣光】←这样的无脑兄控
以及清白懵懂又温柔的哥哥
明天醒了删吧半夜脑子拧了

【FF14/拂晓中心/于桑】《It's so easy》Chapter3

鉴于这个令人惭愧的更新频率我还是做一下传送门……

Chapter1

Chapter2

Chapter3

 

桑克瑞德想了好一会儿他到底应该就在石之家里头等,还是到外面的第七天堂去坐着喝一杯,然而下一个念头又否决了后一个提议,因为凭他对于里昂热的了解,那个学弟可是位绝对能当场以白日饮酒的不妥之处为主题当场作一篇综述的神奇人物。虽说无酒精饮料也不是不可以,但坐在吧台喝香草茶的话总觉得有点不是滋味,搞不好还会收到来自各个种族和性别的异样目光。

然而于里昂热来得很快,他推开第七天堂的门时,桑克瑞德都还没想好要点什么喝的;这么说也不太准确,应该说是桑克瑞德甚至没来得及坐下,还保持着...

继续那个歪得回不来的论坛体

【主题:憋不住了吐个槽,宿敌好像去了个非常微妙的新单位培训,我们还能好好当宿敌吗?!】

51~100L,待续

一个论坛体。今天也在和 @泊烟的奇妙糖罐子。 搞事。

【主题:憋不住了吐个槽,宿敌好像去了个非常微妙的新单位培训,我们还能好好当宿敌吗?!】

不会排版贴图片了!写着玩儿50楼一更咯不务正业看看能不能日更

【FF14/战骑】《Cross Road》27+28(完结)

[27]

暗骑从田园郡走出来的时候,后记门外一点风都没有,好像连空气都停滞了,唯一在流动的只有覆在他周身肉眼可见厚重的暗黑之力。
原本这附近常见的鸟兽虫蛇,甚至瞎转悠的魔导先锋也全都不见踪影。先前他走的时候从鸟棚里牵了骑士的陆行鸟出来,和从前他那只一模一样连毛色都一点没变——这没什么意外的,既然他不会给陆行鸟喂果子染色,那和他是同一人的骑士自然也不会。
暗骑吹响鸟笛,叫出陆行鸟坐上去继续往东边飞了。他依稀回想起一些关于鸟棚的事情,从前的时候似乎只有白魔热衷于喂鸟,而又往往因为不能成功染出想要的颜色而十分沮丧,学者看不下去,抱着书本纸笔闷头算了一宿,第二天顶着黑眼圈塞给她一份清清楚楚地写着每种颜...

发一小口糖

DK问骑士,现在不能共享的其他职业的技能里,你最想要哪个?
战士插嘴,废话,当然是AOE咯!
骑士看他一眼就笑了说,不,其实是光阴神。

【FF14】献给伟大的母亲

母亲节,除了被使唤,四处奔波,根本不会快乐,但还是要发个段子糖当定额交了!节日快乐!
————————

值早班的信使莫古力把一个礼盒放在了院子门口。
头天晚上出神秘任务的忍者捡到了它,点开物品简介,上面写着:献给伟大的母亲。
“骑士!骑士!”忍者抱着盒子往厨房蹦。
出来接他的龙骑看到了,摸着下巴:“做饭的就是妈么……”他刚想跟去看看盒子里放的是什么东西,脚还没抬起来,就看见忍者一手举着戳了个冰淇淋球的叉子一手抱着头窜了出来,背后跟着抄着个长柄勺暴跳如雷要打人的战士:“你说谁是你妈!你说谁是你妈!”
龙骑赶紧跳过去救人,虽然感觉好像踢到了什么东西,但情况紧急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迦楼罗在半空飞得好好的,莫名...

【FF14/战骑】《Cross Road》本宣+印调!


占TAG抱歉,谢谢所有的小天使总之这个本宣终于出来了!

因为有印量调查所以拜托走微博吧 →点我点我

因为弥撒做的宣图太太太好看了所以这边也放一份!

————————

·STAFF·

文作-锱尘

封插&贴纸-八瓦灯

排版-Messiah

GUEST-Fermium 第十三号废柴

————————

首发北京GAGO只要我活着就不会跪摊的!

CR写一年多了也没几个字谢谢你们喜欢他们!!嚎啕.gif

请点上面的微博链接拜托了!

一个关于取名的测试[大概是战骑]

写在测试之前:
真的不想取名,觉得很没意思,所以这只是一个为了CR完结之后我还能拿他们几个来玩各种AU【啥?!】的没有任何别的意义的尝试……
关于名字的由来是各自技能的英文名字。
骑士名字是从圣光幕帘divine veil里取的Divine
战士名字是从原初直觉raw intuition里取的Raw
暗骑名字是深恶痛绝的Grit
反正音译过来当人名没毛病就随便试试看啦【摊手】

————————
[战士>>跟我去排尘封秘岩吧!!]
迪凡恩收到这条私聊的时候刚从椅子上站起来。发消息的人是他固定队的战士,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大中午就开始喊他打战场。
说实话,迪凡恩作为一个骑士玩家对战场兴趣并不大,虽然用格...

快乐搞事◝(⑅•ᴗ•⑅)◜..°♡

1 2 3 4 5 ————
©TINYDUST | Powered by LOFTER